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艺术与诗歌相遇 Dante Gabriel Rossetti

原标题: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艺术与诗歌相遇 Dante Gabriel Rossetti

说到但丁,也许你一反应想到的是中世纪意大利伟大的诗人。的确,今天想分享给大家的这位艺术家也叫但丁,不仅他的父亲是但丁粉,他也是,很巧的是他也是个诗人,而且还是19世纪英国著名的拉菲尔前派画家。

1828年,罗塞蒂出生于英国伦敦,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意大利人。罗塞蒂的童年充满了中世纪意大利的气息。作为一名文学学者,他的父亲痴迷于但丁的作品,主要讲意大利语。

罗塞蒂在家中接受教育,经常阅读“圣经”,以及莎士比亚、狄更斯、斯科特爵士、拜伦勋爵和威廉·布莱克,他迷上了哥特式恐怖故事埃德加·爱伦·坡。

罗塞蒂在皇家学院之后的预备艺术学校上学,很快就厌倦了机械的教学方法,更喜欢呆在家里画他想要的东西。

他认为早期维多利亚时代的艺术琐碎、多愁善感、缺乏想象力,渴望回归文艺复兴前的风格和绘画创作目的的纯洁性。

1848年,当他遇到有着相同理想的艺术家威廉·霍尔曼·亨特时,他们和艺术家约翰·埃弗里特·米莱斯一起组成了一个名为拉斐尔前派的兄弟会社团。

兄弟会认为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拉斐尔的古典作品破坏了艺术的学术教学。他们觉得是时候把拉斐尔之前的意大利艺术的丰富细节、强烈色彩和复杂的作品带回来了,因此得名“拉斐尔前派”。

诗歌和意象在罗塞蒂的作品中紧密交织在一起。通过艺术欣赏女性的美丽对他来说是神圣的。在诗歌和绘画中,他通过女性美的主题探索了自己对世俗爱情和精神爱情的幻想和概念。

1850年,罗塞蒂遇到了伊丽莎白·西德尔,她将成为拉斐尔前派画家的重要典范。第一次被一个朋友在伦敦一家帽子店发现,她成了罗塞蒂的缪斯女神、激情,最终成为他的妻子。

十年后,罗塞蒂终于和伊丽莎白结了婚,这段关系变得忽冷忽热。这时,伊丽莎白的健康已经下降。她长期患有抑郁症,有理由相信罗塞蒂会为了一个年轻的缪斯女神离开她。

两次失败的怀孕后,对她来说太多了。她过量服用鸦片酊,罗塞蒂发现自己失去知觉,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自杀在维多利亚时代既是非法的,也是不道德的——否认受害者被基督教埋葬。所以她的死亡被裁定为意外,一张遗书被烧毁……

在1849年展出的《圣母玛利亚的少女时代》——罗塞蒂完成的第一幅主要油画,以及他的第一幅刻有首字母“PRB”(代表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的作品——描绘了一个年轻的玛丽,背景是她的母亲圣安妮,以及一个儿童天使和她的父亲圣约阿希姆。充满宗教象征,百合的加入指向玛丽的纯洁,鸽子代表圣灵,地板上的棕榈枝象征基督的激情,书籍描绘信仰、希望和慈善的美德。

罗塞蒂打破了他对玛丽的描述的常规,天使加布里埃尔在床上的神情的惊讶,有些凌乱甚至害怕,而不是她在宗教沉思中的惯常形象。

无疑是罗塞蒂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普罗赛平作为冥王皇后的女神,在被冥王诱拐成冥王后,摆出阴沉沉思的姿势。简·莫里斯(英国设计师、作家和艺术家威廉·莫里斯的妻子)作为普罗塞平的模特儿,他与罗塞蒂有着长久的亲密关系,而这幅画常被认为是不幸福婚姻的寓言。罗塞蒂也是一位诗人,随行的十四行诗用意大利语写在这幅画上,为这一理论增添了分量,唤起了这位艺术家对缪斯的渴望。

博卡·巴卡塔则展出了罗塞蒂的另一位长期缪斯和情妇范妮·考恩福斯。这位头发火红的美女,她为艺术家摆出高度性感的姿势,包括《蓝色凉亭》和《奥雷利亚》(法齐奥的情妇),并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照顾他。这幅画的背面写着14世纪意大利作家兼诗人乔万尼·薄伽丘的《十日谈》中的一句话:“被吻过的嘴唇,并不失它的娇嫩,弯成新月的月亮还会圆。”这是西方俗语。意思是,被污染或被人抢了先机的东西,不会因此而身价有损,就像月亮一样,每天有不同的样子。

中世纪意大利诗人但丁的诗歌给罗塞蒂的绘画创作带来了大量灵感,画家经常把但丁与贝雅特丽齐的经历代入自己与妻子的关系。1859年,他以但丁的《新生》为蓝本画了一幅名为《但丁之爱》的画作,画中但丁的爱人贝雅特丽齐向上望着基督,以对角线平均分割画面,爱神就居于画面正中。画中的伊丽莎白并不是在她死的那一刻,而是处于一种“突如其来的精神变形”的状态。她被描绘成一个虚幻的人物,蜷缩在一种欣喜若狂的状态中,仿佛她即将接受圣餐。她的眼睛闭着,头朝上倾斜,周围都是柔和的金色光芒。

根据犹太神话,莉莉斯夫人指的是亚当的第一任妻子,是一个狐狸精也是一个杀人犯。在这幅画中,她被描绘成一个慵懒性感的亚马逊美女,与这幅画类似的Sibylla Palmifera形成鲜明对比,后者强调的是精神上的美,而不是身体上的美。有趣的是,原作以范妮·考恩福斯为莉莉斯的模特,尽管她在19世纪70年代被罗塞蒂的另一位缪斯阿列克谢·怀丁所取代——不知道这是应他的委托人、利物浦出生的航运巨头兼艺术收藏家弗雷德里克·理查兹·莱兰的请求,还是出于他自己的意愿。

罗塞蒂运用了“所罗门之歌”来描绘女性美丽的力量。一位由罗塞蒂非常崇拜的19世纪美女玛丽·福特塑造的新娘,在伴娘的陪同下,似乎第一次掀开面纱向新郎展示她的美丽,这幅画充满异国情调,从新娘复杂的秘鲁头饰到她的礼服。人们认为罗塞蒂把这个年轻的黑人男孩包括进来是为了增加一个“异国情调”的音符,可能是受到了爱德华·马奈的奥林匹亚的启发,他在1864年去艺术家工作室的时候看过了这幅画。

《但丁的梦》灵感来源于但丁的《新生》:躺在床上的白衣少女是刚刚死去的贝雅特丽齐,但丁被爱神带领来到贝雅特丽齐的病榻前,见她逝世前的最后一面。身穿红衣的爱神代替但丁传达相思之情,倾身为贝雅特丽齐献上最后一吻。两个梦之少女,正用永恒的布把贝雅特丽齐永远覆盖上。面对爱人之死,但丁只能无助地透过牵引他的爱神表达内心的悲沧。在梦中与爱人作最后的道别,只能隔着爱神献上今生不再的一吻,但丁无力的神态,不禁令人无限的感伤。

与贝雅特丽齐不同,罗塞蒂的情妇简·莫里斯是但丁梦中贝雅特丽齐的模特,尽管据说他在这幅画于1881年出售给沃克美术馆之前对其进行了修改,将莫里斯的面部特征与已故妻子伊丽莎白·西德勒火红的头发结合起来。

这幅画创作于1880年,就在这位艺术家去世的两年前,当时他的身心健康严重衰退,英国作家伊夫林·沃在谈到《白日梦》时说,“罗塞蒂所有的注意力和天赋都浪费在这幅美丽的油画上了”。罗塞蒂再次以他心爱的简·莫里斯为模特,将金银花纳入《白日梦》——维多利亚时代爱情的象征——可能是对缪斯女神和艺术家非法行为的有意暗示。1900年由专员康斯坦丁·亚历山大·爱奥尼斯遗赠给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白日梦》被认为是罗塞蒂最后一幅有价值的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